<tbody id="wb27g"></tbody>
<th id="wb27g"><pre id="wb27g"><sup id="wb27g"></sup></pre></th>
    <tbody id="wb27g"></tbody>

    <th id="wb27g"></th>
      <rp id="wb27g"></rp>

      上智

      • 會員登錄

        會員名:
        密碼:

      最新新聞

      淺析《資治通鑒》中的人力資源管理思想 2015-10-27 10:40:34

          《資治通鑒》是一部空前的編年史巨著,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下止于后周世宗顯德六年,全書分為294卷,300多萬字,記錄了1362年的歷史,全書敘事有法,歷代興衰治亂本末畢具,宋神宗賜名“資治通鑒”,意為此書是一部有助于治國,能起借鑒作用的通史?!顿Y治通鑒》書中大量內容涉及人力資源管理心理思想,它像一座巨大的寶藏,不僅可以從史學、文學等方面的價值,從管理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具體如下: 

      一、馭將之方,在乎操得其柄 
        人力資源的一個重要特征是稀缺性。司馬光認為優秀人才應該為我所用,用人時根據職位的要求來選用人才,而且要抓住關鍵,了解對方的心理,用的人自己要能控制得住,要掌握住其權柄。唐德宗時,河南、河北長年兵戰,賦稅勞役日益增加,在《資治通鑒 》第228卷,唐德宗建中四年》記載了陸贄的見解,司馬光也很贊同這種觀點:“克敵之要,在乎將得其人;馭將之方,在乎操得其柄。將其非人者,兵雖眾不足恃;操失其柄者,將雖才不足用,將不能使兵,國不能馭將,非止費財玩寇之弊,亦有不戰自焚之宰。”打敗敵人的關鍵在于用將,而駕馭將領的辦法在于掌握用人的權柄。用人在于了解被用之人的心理需要,然后去滿足,抓住他的權柄,發揮他的才能。 

      二、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司馬光認為非常之功需非常之人,而非常之人比一般人難以駕馭,這就需要領導者更高的管理技巧。漢武帝曾經下令求取賢才,命令各州舉薦才干優長和不同凡俗的人給朝庭。在《資治通鑒 》第21卷,漢武帝元封五年》記載:“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馬或奔蹄而致千里,士或有負俗之累而立功名。夫泛駕之馬,騰馳之士,亦在御之而已。”對待特殊的人才應該有特殊的方法,千里馬雖然兇暴不馴,卻能日跑千里,同樣,有的人雖然遭到世俗的詬罵,卻能屢建奇功,關鍵是看怎么來駕馭。首先要有重視和愛護奇才的觀念,然后要給他們發揮才能的機會,而且還要保護他們,免造他人的傷害。 

      三、官在得人,不在員多 
        司馬光認為人力資源的質量比數量更重要,因為許多朝代衰亡的原因之一就是冗官。在《資治通鑒》第192卷,唐太宗貞觀元年寫到:“官在得人,不在員多。”唐太宗向房玄齡講此用人之道,令他裁并削減昏官冗吏。著名的帕金森定律也同樣反映了這個問題,機構越官僚,人就越多,效率也越低,精減機構一直是當權者想做的事情,但是歷史上許多朝代的精簡機構的改革都失敗了,質量和數量難以協調,一旦冗官現象解決了,留下精英來管理,不管是政府還是企業,它們的生命力將大大增強。 


      四、同言而信,信在言前 
        用人時應該真誠和信任,司馬光認為在用人時尤其要注意這方面問題,因為你的事業是需要他們的幫助和支持才能完成的。在《資治通鑒》第195卷,唐太宗貞觀十一年》記載了魏征的一段用人之道:“<文子>曰:‘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令而行,誠在令外。’自王道休明,十有余年,然而德化未洽者,由待下之情未盡誠信故也。”在命令和言語之前有信任和真誠的問題,如果有信任和真誠就會很好地執行命令,唐朝建立后十余年,因為德化還不能普及,所以用人時還不夠信任和真誠,以致影響了國家的管理。領導對下屬信任和真誠,下屬會將心比心,不但會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且對領導和組織的忠誠度也大大提高。 


      五、取其所長,棄其所短 
        司馬光認為用人就像木匠用木料一樣,應該取長補短,在《資治通鑒?第1卷,周安王二十五年》寫到:“夫圣人之官人,猶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長,棄其所短;故杞梓連抱而有數尺之朽,良工不棄。”唐太宗曾經責備大臣不會用人,在《資治通鑒·第192,唐太宗貞觀元年》寫到:“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長,古之致治者,豈借才干異代乎?正患己不能知,安可誣一世之人!”每個時代都有人才,不能怪當時世上沒有人才,只能怪自己不會用人。用人時不能求全責備,司馬光在《資治通鑒 第198卷,唐太宗貞觀二十一年》認為“人君選賢才以為股肱心膂,當推誠任之,人不可以求備,必舍其所短,取其所長。”

      六、不能獨治,必擇人而任之 
        授權管理是反映領導者管理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司馬光認為應該充分授權,善于調動下屬的積極性,把事情做得更好。后周世宗一意孤行,大權獨攬,不會授權,文武百官只是接受成命罷了,司馬光在《資治通鑒?第292卷,后周世宗顯德元年》記載了河南府推官高錫的建議提出領導應該選擇各方面有特長的人去做他們善長做的事。君主只要在朝廷根據他們的業績進行賞罰,如果自己親自去做這些事情就喪失為政之本了。 


      七、立致政治,必委之君子 
        司馬光指出在用人時要遠小人,近君子。君子也有缺點,小人也有他的優勢,這就要求用人者能有辨別力。在《資治通鑒?第195卷,唐太宗貞觀十一年》記錄記載了唐朝的魏征給唐太宗分析了利弊得失:“今立致政治,必委之君子;事有得失,或訪之小人。” 


        司馬光的許多觀點和見解與現代的人力資源管理思想有不謀而合之處,所闡述的思想和原理在現代的企業管理中有參考意義,當下我們應該本著批判繼承的方法掌握和學習《資治通鑒》管理心理思想的精髓,然后根據自己企業或組織的具體情況采取相應的措施,對良好的績效之形成將會產生積極的組動作用。 

       


       


       


       


       

      男女猛烈xx00动态图,日本aⅴ大伊香蕉精品视频,电车美人强奷系列在线播放bd,老师你的胸好大 在线观看